喻言方少时

两个人暂时一块儿用的号
小言×木偶(=´∀`)人(´∀`=)
很少发东西 还需要努力
多多指教!

只是篇肉 ((cp喻黄))

嗯,只是篇肉。


不是原著设定…什么背景我也不知道。随便闹着玩。


这里是木偶。


(标签也要小伙伴言桑帮忙打我真是蠢死了qwq))


==========================

高能预警#喻黄#ooc有#雷慎入#

==========================


“文州我回来了——”黄少天提着行李推门而入,躺在床上颓样的喻文州立刻从床上弹起来,三步并两步走到卧室门口去。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喻文州已经关上门反了锁,将自己摁到墙壁上…低下头堵住那因风尘仆仆赶回来还有些干燥的薄唇。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般自然。喻文州吮住黄少天的下唇,舌头在里面舔了一圈,黄少天配合地颤抖了一下身子。“哎文州你这是…唔…唔唔唔…”刚张开嘴想爆一串文字,却被喻文州抓准时机就将舌头直直探了进去。双方灵巧的舌头很快纠缠在一起,除了腔内有些淫濡的水声,还有唇齿缝隙间低抑的喘息。“少天。”他磁性的嗓音在黄少天耳边徘徊,又是一个颤栗。自己已经整整四天没见到喻文州了,这样的呼唤分明就是在拯救自己。黄少天也没浪费这么好的机会,一下就推到对方腔里,想掌握主动权。喻文州顺从着他,耐心地和他磨着。手不安分地解开几个扣子探进衣服下摆,按了按胸前左边那点。黄少天差点没忍住呻吟,下体早已硬了起来,还有抬头向上的势态。喻文州滴水不漏地配合着他,却在不知不觉间夺回了主动权。舌头蹭了蹭他的上颚,又把黄少天刺激了一番。两人身高差不多,此时这样紧贴在一起,互相都能蹭到对方下体。黄少天故意去蹭了蹭喻文州两腿间的部位,对方的果然也已经硬了起来,甚至肿的比自己还要大——虽然喻文州的本来就要大一些。喻文州对此先是一愣,随后又慢慢勾起唇角。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这样接吻了多久,大脑缺氧的感觉越来越清晰,直到堵住自己的唇渐渐分离,黄少天才得以贪婪地呼吸着空气。他背后没有墙的冰冷,有的只是日思夜想的自家大床的柔软和温暖。身上早已一丝不挂,喻文州却仍穿着一条睡裤欺在自己身上。男人宽厚的胸膛加上喻文州在南方养的那白皙的皮肤(我真错了x),在喻文州身上却一点也不显违和。黄少天啧啧啧地赞叹着,伸手拨了拨他挂在脖子上的戒指——“情定终身”,虽然名字很烂俗,但的的确确是象征着他们两个人的爱情的物品。做就做吧,反正四天没见着了——不做真是可惜了他在飞机上养精蓄锐了三个小时。


喻文州俯身侧过脸吻了吻黄少天颈侧跳动着的大动脉,往下吻到脖子上凸起的喉结,接着是锁骨、胸前两点,腹部的肚脐,毫无阻碍地往下到了那高出常温的部位。喻文州毫不犹豫地张口含住了他,引得黄少天一阵惊呼,连话都忘记说了。“文州…嗯…”他轻轻地唤着,喻文州做这个一直很有技巧,牙齿不会不小心咬到也不会产生疼痛感,在不断分泌唾液又狭小的口腔内被柔软的舌头来回舔逗,下体的炙热让黄少天感觉要化了一样,连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变得有些稀薄。黄少天只顾享受这难得的快/感,满足地伸长了脖子,下半身小腹激起一阵盘旋。“文州…我、我要/射/了…”黄少天红着脸说出这一句,却得不到任何动作的回应。越来越大的性/器几乎要霸占喻文州整个口腔,黄少天低低地呻吟一声,就这样射在喻文州嘴里。喻文州却毫不在意地笑了笑,俯身再次堵上黄少天微启的唇,将口中剩余的液体顺着舌头送到对方嘴里,黄少天咕咚着连着唾液一起全喝了下去 ,接着顺势交换了一个缠绵深长的吻。喻文州感觉到恋人呼吸越来越不济,才不舍松开了,顺便伸出舌头帮忙舔掉了黄少天嘴角边还残留的液体,怀中的小少天耳根更烫了些。喻文州在黄少天锁骨上重重吮了一下,还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他的热息喷洒在黄少天颈边,低沉的嗓音说着:“少天,我想你了。”


黄少天本来就对喻文州的声音毫无抵抗力,这样简单而深情的情话更是让黄少天蹭的一下脸红了。“那看在文州你这么主动的份上本少就勉为其难地——呜啊文州!”正打算爆下语速喋喋不休一番,喻文州却坚决果断毫不拖泥带水地分开了他的大腿,抢在他前头摸出了润滑剂,挤了一些就抹进穴/口。手指一根一根地探进去,黄少天吸了一口气,慢慢适应着手指入侵的感觉。喻文州的手指有力地做着扩张,另一只空出来的时候也揉捏着大腿让他尽量放松一些,每个步骤都做得很到位。黄少天口中发出喘息,红肿水润的唇吐息着热气,融入这散发着情热的空气中,他透过蒙了一层水雾的视线看到喻文州的眼神愈发阴暗。周围温度渐渐攀高,在做足了前戏工作之后,喻文州才将手指抽出。准备伸手够到床头柜的套子,却被黄少天拦下了。“文州…”他只看到光线较暗环境下黄少天红润的唇翕动着,朦胧的眼神情欲迷离,“可以不用套的,这一次。”

“只要事后处理好来的话,偶尔一下没关系…唔…”黄少天还没说完,喻文州又一次将唇死死贴上。他咬了一下黄少天的下唇,伸手去脱下自己的裤子。黄少天双腿立刻像八爪鱼一样缠住喻文州的腰,炙热的阳/器抵上穴口;喻文州什么也没说,将自己的阳器顶了进去。优质的扩张工作让黄少天并不感到有多疼痛,喻文州见他没有什么特别难受的反应,便继续将自己送进恋人体内——直至整根没入。过于炙热的异物将自己的后穴塞的鼓鼓当当,即使皱襞被硬生生地抚平了也不能阻止密穴将其紧紧包裹,黄少天甚至能感受到那上面充血跳动的青筋。“热…文州…”黄少天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喻文州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的黄少天比任何时候都要诱人。两个人紧贴着身子又交换了一个吻,黄少天再次抬起头来的欲望抵上喻文州柔软的腹部。“少天?我开始动了。”陈述句的语气,喻文州见自家恋人放松了些之后就开始动作起来,不需要人说也应该感知到。无论是自己脑内的记忆还是身体的记忆都记得黄少天那处敏感点在哪——做了这么多次还没记住就太对不起黄少天和自己了。他动了一会儿,细细感受着肉/棒和肠壁没再隔着一层套而是直接接触厮磨的感觉,随后突然深深一顶,顶到那块凸起的地方;九浅一深的反复引得黄少天呻吟一阵接一阵。黄少天死死勾住身上人的腰,任由喻文州在自己体内抽/插冲撞;腿一酥,肠壁还分泌出一股液体,让他整个身子都有点软。他没力气再说话,只有不断喘息着接受这恋人给予的源源不断的快/感。“文州…文州…”他嘴里喃喃着,叫的是恋人的名字。黄少天的意识有些涣散,眼睛接收到了更多的光线,明晃晃的让他很难对焦到喻文州的脸。他索性闭上眼睛把头侧过一旁,感受着恋人双手稳定地扶住自己的腰在自己体内一下一下地冲撞,炙热的感觉融遍全身,全身上下的神经都源源不断地输送着快/感,舒服地让人赞叹,滚在喉咙间的呻/吟一波一波。最后一刻,黄少天眼前白光一闪,轻飘飘的仿佛到达了云端,将自己体内的精液射出时也感觉到对方温热的液体留在自己体内,有些沉沉的,但让人很满足。


喻文州温柔地亲吻着黄少天眼角混着汗水和眼泪的液体,缓缓将自己的性器从对方身体里抽出,有一部分白色的液体也随之流出来。黄少天的浊液溅了两人一身,混着汗水有些黏糊糊。黄少天清醒了一些,抱住喻文州在人脖子上咬了一口,又故意在显眼的地方狠狠种下一个鲜红的草莓。喻文州只是好笑地揉了揉他的头发,轻轻在黄少天唇边落了一个吻。喻文州这次也有些累,不过在呼吸渐渐平复之后,半扶半拖地带人去了浴室。黄少天恢复了一点精神就絮絮叨叨说个不停,喻文州边扶着人边温温柔柔地说些安慰和保证的话。


“疼疼疼,文州你轻点儿啊。”


喻文州笑了笑。


==========================


评论
热度(42)

© 喻言方少时 | Powered by LOFTER